女性天生不适合写代码?扯淡。

2020.9.28 官方新闻 by Cocos

提到程序员,大部分人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穿着格子衫的小哥哥,或者秃头的中年码神。作为男性领地的外来者,「女程序员」一直被当作“稀有动物”,很多人对女码农充满偏见,认为女生天生不适合编程。可事实上,女性程序员真的不如男性吗?并不见得。

今天 Cocos 人物志专访了引擎组的放空小姐姐,一起来看看「女程序员」在职场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工作状态吧! 

为什么叫放空?听起来像一个僧侣的法号 

放空: “放空”是一种状态,能让自己暂时忘掉一切。我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排解压力,所以玩游戏 取 ID 自然就想到这个词了! 

很特别的放松方式!大学是学开发相关专业吗? 

放空:不算吧,我学的是通信工程专业。其实咱们公司里很多人也都是通信、电子、数学等专业转游戏的。 

通信工程毕业后的就业方向应该是运营商或通信设备商吧?怎么会进入游戏行业呢? 

放空:曾经我也觉得自己可以去手机店卖手机,哈哈。后来在同学的推荐下一起去学习了游戏开发相关技能,这才进入了这个行业。 

所以你平时很喜欢玩游戏咯?都玩什么类型的? 

放空:只要是有好创意的游戏,我都会去尝试。个人比较偏向于玩单机,最爱解谜和模拟经营类,像之前的 Cube 系列以及最新的胖布丁解谜系列都是我比较喜欢的。 会为游戏花很多钱吗? 

放空:花钱还算是理智的吧,这大概就是我比较喜欢单机游戏的原因!你看我奶茶都舍不得喝,只能抓着机会蹭你的。 

哈哈!是哪一年加入 Cocos的呢? 

放空:大概是2017年底来的。进入游戏行业之后,我从事的第一份工作其实是 Unity 游戏开发,那时只觉得有一份不加班的 Unity 开发工作就完美了! 

危险发言啊!后来呢? 

放空:后来,我收到了 Cocos HR 的来电,希望我做一个 Unity 导出工具,虽说也是跟 Unity 挂钩,但是做引擎哪有做游戏好玩呐,我拒绝了!可耐不住跟我中路对线的是一个极有耐心的 HR,多翻软磨硬泡之后,我!被说服了!我是一个善变的女人吗?才不是。我只是突然想给自己一次机会,想试一试这个新奇的领域。毕竟,我不曾经历的都会使我好奇! 

嗯有点“鬼使神差”的意思,来了之后有后悔吗?跟你想象中的引擎开发是一致的吗? 

放空:那一年我对 Cocos 引擎的印象还停留在 2d-x 纯代码驱动的时代,但在正式入职时,我看到了数据驱动的 Cocos Creator,不得不说,我的内心燃起了一种很奇异的希望,就很想加入这个团队,一起把这支引擎打造得越来越好。 

做游戏开发和做游戏引擎开发,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放空:最大的直观感受就是“做游戏很开心,做引擎很枯燥”,这或许也是很多做引擎开发的同学在业余时间玩玩游戏、参加 Game Jam 的原因吧,压力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来释放。 

放空:做引擎需要你有更多的探究精神和耐心去不断打磨你的产品,需要经常接受别人的批评,所以还要有一颗好心态。当然,我们非常乐意听到外面包括批评、鼓励在内的一切声音,有声音说明我们被关注着,说明我们在做有意义的事情。 

引擎团队男生居多吧,是新人又是女生的你,融入引擎团队有比较困难吗? 

放空:作为新人的我,刚进 Cocos 特别像选秀宫女初入宫,腼腆羞涩。结果上班第一天就在电梯口遇到了第一个“教习嬷嬷”林顺(CTO 爸爸),他竟能准确地叫出我的名字,让我不甚惶恐!我的固有印象里,新人应该是默默无闻的,入职一个月老板还不认识你的那种。从这里也能看出来,Cocos 团队从同事到老板都很亲切,就像朋友一样。你看你们市场部不是都大胆到天天P老板的表情包吗? 

不要提这茬,我们很久没有去财务室喝茶了。说说那时引擎组的工作氛围呗? 

放空:引擎组男生、技术宅居多,他们非常“专注”,所以引擎组办公区的工作氛围特别像临近期末考的图书馆,只有轻微的技术讨论声和键盘敲击的声音,不开玩笑,一个屁都能激起惊天巨响。一开始我挺不习惯的,我的性子比较闹腾,好在不久之后,引擎组又来了不少“妖魔鬼怪”,终于,我们一起破坏了这片祥和的土地。 

你一开始是做 Unity 工具导出,怎么后来又不做了? 

放空:做 Unity 导出工程时做的产品,其实就是现在 Cocos Creator 3D 的雏形,但那时受的牵绊也多,所以最终还是决定用 Creator 所积累下的经验来做 3D。在从产品层面考虑,我们放弃了一味模仿,保留我们现有用户使用习惯以及设计特色,基于这样的考量,在转布道之前,我有很长时间在做 UI 系统的工作。 

在做 UI 系统过程中遇到最大的难题是什么呢? 

放空:最大的难题啊,大概就是 UI 系统移植接入吧!因为 2D 和 3D 的底层结构是有差别的,负责 UI 这部分的人员又比较分散,大部分都是 a 功能这个人做一下,b 功能又是另外一个人做,在 UI 从 2D 移植到 3D 编辑器的过程中,我被迫又有幸地把所有的同事都认识了一遍。 

放空:另外,单纯的接入不只是移植,还涉及到和底层渲染的对接、底层数据结构的设计等等,一开始的我没有任何渲染相关的知识,所以不仅要在限定时间内做完移植工作,还要去学习渲染相关的基础知识。 

最后怎么解决的? 

放空:前面也提到,我几乎认识了所有的同事,每天都在求爷爷告奶奶地厚着脸皮问呗,把听不懂的东西记录下来,翻找资料,了解大致原理,然后不断地填补知识,最终把整套流程接通。 

什么时候开始转型布道师,为什么转型呢? 

放空:其实你要我认真回答为什么开始做布道师,我也说不上来。我不是一个对自己的职业规划非常坚定和自信的人,有时候觉得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纠结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价值,会不会让我快乐! 

放空:不过当你感到迷茫时不要只会叹气,找到能给你帮助的朋友,聊一聊,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我是在找了很多前辈和朋友沟通之后,不断整理和反思自己的能力、特长和兴趣,经过很长时间的思索,才找到向了我更感兴趣的方向——布道师。 

引擎布道师主要是做什么? 

放空:传道,授业,解惑。这三点也是我刚转岗布道师比较疑惑的时候,jare跟我说的。 

放空在录制教程

放空:所谓传道,就是通过线上线下沙龙、拜访客户等方式推广产品,让更多的人使用你的产品;授业则是通过视频、文档、培训等方式教用户如何使用这款产品;解惑就是答疑,通过现有渠道论坛B站以及专项技术支持来帮助用户更顺利地使用产品。

我还记得你作为布道师第一次参加线下沙龙演讲是在武汉,开场有一段精彩的 rap,为此提前准备了很久吗?

放空第一次做线下演讲

放空:第一次演讲超级紧张啊!在沙龙之前,我就在家里演练了好多次。一开始是自己讲,录音下来听回放再调整,后来 Panda 组织了一大波同事在会议室里,一起听我试讲,营造出一种公开演讲的氛围,同事们也针对我的演讲和 rap,从发音、节奏到内容,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对我帮助很大! 

认识的这么多同事里,你最感激的引擎组成员是哪一个? 

放空:比较感激的 Panda 吧!每次我工作上遇到问题我都会去咨询他,Panda 总是很有耐心地能为我解答疑惑,不是用专业说教的口吻跟我扯淡。

所以,总结你这几年的工作成长中,有一些值得分享的职场经验吗? 

放空:那肯定有一些,不然这几年都白过了。 

放空:一是要专注做好一件事。尽量提前规划好你的任务,排好优先级,从而专注地做好每件事。 

放空:二是要善于拒绝。善于拒绝那些无关的任务,无端接受只会增加你的工作量,滞延工作进度。当然,你可以在必要时多做一些你力所能及的事情,或者是挑战一些能帮助你提升能力的任务。 

放空:三是建立共享工作体系。所有内容的更新都在共享文档上记录着,职责分明、任务清晰,既减少了矛盾,也降低了错误率。 

聊了这么久的工作,聊点生活上的吧,业余时间,你通常选择什么娱乐项目? 

放空:玩玩狼人杀、剧本杀、桌游之类游戏来娱乐一下自己吧,我特别喜欢狼人杀和剧本杀,这类型会让我保持自己的“演员”特质。

工作时 vs 非工作时
“凶手”的下场

就是戏精嘛,我知道,平时下了班,你就是活脱脱一个演员!相比公司众多的男性程序员来说,你觉得作为女生你有享受到什么特殊待遇嘛? 

放空:女生能有什么特殊待遇?难道工作能少一点?难道工资会更高一点?难道男朋友比别人更好找一点?并没有。 

放空:但是公司里这一群优秀的程序员伙伴,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帮助我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专业技能。 

所以,你会觉得程序员职业对于女性存在更多的压力? 

放空:说实话,这个行业对女性的压力真不比男性小。差不多的时长,加着差不多的班,差不多的工作量,都差不多的瘫,差不多的疲惫,满身差不多的伤,掉差不多的头发,也是差不多的慌。

放空:对了,我做第一份工作的时候,还有一个男生问我为什么要从事这份职业,苦口婆心地劝我“女生不应该这么累,反正最后都是要相夫教子”。哼!现在我还不是成为了那个你们得不到的爸爸! 

那对于女大学生,你会建议他们未来从事这个职业吗? 

放空:职业选择和自身的性别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不管是不是女大学生,从事什么职业,归根到底要看你喜不喜欢,而不是适不适合。“千金难买我喜欢”,对于自己喜欢的事,你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和创意来把这件事做好。 

大家都很关心你的感情状况,至今单身是因为忙得没有时间谈恋爱吗?对于另一半有哪些具体到要求吗? 

放空:也不是没时间谈恋爱,只是进入了程序员的世界,会发现自己这么优秀,其他人都配不上你,哈哈哈,玩了个梗。其实只是一直没遇到能跟我一起表演二人转的人而已。 

引擎组庞大的单身汉资源为什么都看不上? 

放空:引擎组的各位优质单身男青年不是我看不上,是我不配~ 

你跟引擎组所有的单身男青年一样,都很优秀!祝愿你可以早日遇到那个二人转演员。最后,你还有什么话想对这些一直关注你的开发者说呢? 

放空:终于到最后了,说的我口干舌燥,一会儿记得奶茶打包带回楼上啊!最后了,那我一定要正经一点了,打个广告吧!诚挚邀请有创意、有想法的人才加入 Cocos 布道师团队,和我们一起,来做不平凡、有意义的事。 

放空:还想分享一首我最喜欢的歌给大家,五月天的《盛夏光年》。希望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年纪,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转弯!!!盛夏光年五月天 – 诺亚方舟世界巡回演唱会

在文章最后,C姐想说,其实当“女程序员”这个词语被使用时,它不再单纯地用来表达“女性软件工程师从业人员”这个语义,而是被赋予了特殊解读。

今天我们采访放空,了解了她的工作体验,看到了当女程序员谈工作的时候,她都在谈些什么。会发现其实,她不是「女程序员」,她只是「程序员」。没有必要把「女程序员」作为多么特殊的存在去做话题讨论。

没有哪类人适合做的职业,只有具体的某个人适合与否!拒绝性别「锁喉」!

我们也希望这个社会,对女性的职场歧视越来越少,呼吁社会能够给女性在待遇、升职空间等方面更平等的对待!

感谢阅读!欢迎大家关注B站账号(Cocos 引擎官方),放空会不定期更新引擎技术教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