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奋斗,Cocos迈上更高台阶再出发:对话陈昊芝、王哲

2018.7.13 官方新闻 by cocos

原文首发于:Gamelook

Cocos 已获得转载授权

上周,国内游戏业非常熟知的游戏引擎及工具商 Cocos(雅基软件)宣布已于今年 8 月估值 1.2 亿美元、完成 A 轮融资,消息传来瞬间引发游戏圈众多同行的刷屏祝贺。本轮融资由景林投资领投,一粟资本、赛富基金跟投,华兴 Alpha 担任此次融资的财务顾问。

事实上,了解国内移动游戏市场的人士第一眼看到 Cocos 估值 1.2 亿美元,反应都是:Cocos 价值被显著低估。这随后也引发了后面的乌龙,不少同行在转发这则消息时直接写成融资 1.2 亿美元进行祝贺、同时一些圈内媒体一激动也把稿件标题错写成了“融资 1.2 亿美元”。这些有意思的插曲其实体现了游戏业对 Cocos 公允价值的一致判断:这是一家真正的技术独角兽。不过 Cocos 之后也表示,明年将迎来更大一轮融资,投资者对 Cocos 的错判不会太久。

在这轮融资前,2012 年 Cocos 已被触控全资收购,到今年为止已整整发展了 7 年。7 年才融 A 轮这在移动互联网行业是不可想象的,同时在独立融资之前 Cocos 已投入了 3 亿的资金、这更是不可想象的,但 Cocos 这匹“慢热独角兽”在 GameLook 和很多行业人士眼中,是一家真正改变了国内游戏业发展进程的公司,用自己的慢换了全行业的快,过去 7 年 Cocos 对行业的贡献远大于其得到的回报。

在 Cocos 顺利获得融资之际,GameLook 近日也与 Cocos 两位当家人:陈昊芝、王哲进行了一番对话,还原了 Cocos 过去的 7 年历程,很多桥段也是第一次向同行公开讲述,颇有意思。在采访中,陈昊芝和王哲也向关心 Cocos 发展的游戏圈同行勾勒了一个更具想象力的明天。


一场命中注定的相会:当陈昊芝遇到王哲

2011 年是 Cocos 命中注定的转折点,当时急于把《捕鱼达人》移植到 Android 平台的触控正在为没有合适的游戏引擎而发愁,而在做《捕鱼达人》之前,触控 CEO 陈昊芝与 Cocos 创始人王哲是两个生命中并无交集的人,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厦门。回溯两人在 Cocos 联手前的故事,GameLook 发现陈昊芝、王哲都对此前的境遇表示过不满,进而改变人生轨迹,用陈昊芝的话来说:”全世界很多成功创业者是基于愤怒。”

“我曾是中国十大站长、写过代码”,这可能是陈昊芝采访中吐出的“最孤陋寡闻”的个人经历。

作为一位互联网连续创业者,陈昊芝举了现在如日中天 Netflix 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的例子,当初哈斯廷斯之所以创立 Netflix 源自他租 DVD 晚还了几天被罚几十美金,Netflix 希望建立一个对更友好的 DVD 租赁公司,这与陈昊芝创立爱卡汽车网起因如出一辙,只因为他第一次买车被车商坑了,陈昊芝拉上车友建立了一家汽车社区网站,这是他第一次做成功一家互联网社区。

在 GameLook 看来也许正是爱卡汽车网的成功经验,陈昊芝对运作社区型产品有了一种天然的自信,其后他创办的译言网同样获得了成功,甚至 Cocos 这个开源引擎某种程度上也是社区产品。

那么为什么陈昊芝会拐到游戏这股道上了呢?陈昊芝表示:“当时译言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关掉,2009 年的时候就不再考虑 PC 互联网创业了,PC 互联网成本越来越高,政策面鼓励的是消费,比较典型的就是后面出现的美团,游戏则代表娱乐,而移动互联网早期做游戏是娱乐的唯一选择。”

采访中陈昊芝不断讲述着他对趋势的判断,Cocos 其实并不是陈昊芝看上的第一款开源软件,把钱投向开源软件用陈昊芝的话说当初更多是“无知者无畏”,早年他曾试图去投资戴志康的 Discuz、以及另一个建站平台,但都无果而终,Cocos 则是他第一次真正认准的开源软件。

2011 年那边厢的王哲是个什么状态呢?王哲个人经历则相对简单的多,没有如陈昊芝一样长篇的互联网闯荡史,更像一个“技术宅男”,创业这种事最初跟他交集并不大。

家境出身优渥的王哲,大学期间早早就靠建站赚到了零花钱,最初在夏新工作开发手机、之后参与了联通“沃 phone”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还曾在吉比特干过游戏程序员。

遗憾的是夏新这家曾经的明星家电企业于 2009 年倒闭,“沃 phone”操作系统也无果而终,这让王哲和一帮小伙伴十分郁闷,带着“愤怒”的心情,王哲跟后来的 Cocos 联合创始人林顺去读了个在职的研究生重点攻克项目管理,他试图搞明白小伙伴开发都挺厉害、为何企业还会挂的原因,而项目管理学习经验则成为 Cocos 过去7年中成功因素之一,王哲自认 Cocos 在这点上比其他人做的都要好。

王哲是一个很早接触到智能机开发的人、且还是操作系统级入手,在 GameLook 看来他绝对算程序员中的幸运者,功能手机背景全无,他入行摸得的就是 Wince、多普达等第一代智能手机中的“尖货”、以后则有了 iphone、android。当初做 Cocos引擎的原因,其实是在“沃 phone”开发过程中的一个需求,希望开发者往 android 移植游戏的时候顺道发布到“沃 phone”平台。

王哲从 Cocos2d 分支出来的 Cocos2d-x 很多地方留有了个人的印记,因为看到父亲的企业只能在中国做生意,王哲理有了一种“偏执”、要把 Cocos2d-x 做到全世界,因此这款引擎最初文档、注释都是用英文写的,用王哲自己的话来说“英语 6 级考了多次未过、只有 4 级水平”的他,硬生生把 Cocos2d-X 憋成了一个没有中文文档的全球性产品,这导致很多人最初以为 Cocos2d-x 是老外开发的,意外之喜则是 Cocos 诞生之初就拥有了海外开发者,而加入中文文档还是在之后陈昊芝强烈要求下实现的。

陈昊芝与王哲相会于 2012 年,用陈昊芝的话来说,王哲这人跟他一样兴趣广泛,家庭有经商的背景个人也有创业的意识,所以不难说服王哲。但昊芝列出的王哲的兴趣居然有弹钢琴、玩书法、新概念作文大赛第一名,这跟王哲口述的技术男形象有着很大偏差,至少 GameLook 不知道这新概念作文第一名是怎么拿到的。

而在采访后 GameLook 与王哲确认了这个段子的来历,更是有惊人发现。王哲说自己确实拿到过第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第一名,当年得过这个奖的名人有韩寒、郭敬明。虽然行业人士都认为王哲是天生的程序员,但他当年可以不参加高考保送北大、复旦、南京大学的中文或历史专业,只因为只有南京大学同意他转读理科,这才去了南大。

而在王哲眼里,陈昊芝是一个非常有战略眼光的人、在商业思考上很成熟,创业确实如昊芝所说、家里本来就经商、创业是一个很顺其自然的选择,陈昊芝跟王哲也想好了退路,引擎做的好了全行业用、做不好也能公司自己开发游戏使用。

GameLook 也问到了陈昊芝如何从茫茫人海中看上了王哲和 Cocos,陈昊芝的回答是,当初手游要移植 android 有 3 个引擎,这 3 个中 2 个引擎是老外开发的、只有 Cocos2d-x 是中国人做的,“没得选”。

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相会,只要陈昊芝还坚持做手游、那么他注定会遇到在厦门等他的王哲,没选择的选择似乎成为了最好的选择,陈昊芝不顾一切为 Cocos 投入了重金、王哲则用自身的实力证明了 Cocos2d-x 是当今全球最为完善的手游开发工具,两人携手 7 年共同成为了中国移动游戏市场“新的传说”。


巨浪滔天:Cocos 与中国移动游戏的新时代

2012 年是行业公认的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起步之年,最早在 iPhone 上尝试移动游戏的开发者在这一年开始有了真正的收获,虽然很多人对外部曝出的产品数据存疑,但市场上零星出现了真正月收入数百万的手游产品,引发滔天巨浪的智能机时代到来了,其将在未来数年内快速改变互联网的所有生态和模式。

在那个萌芽年份,谁手上掌握着核心开发技术、程序员,就等同于拥有了高估值和一切机遇。2012 年触控科技正式把 Cocos2d-x 这个开源引擎收归旗下,毫无疑问这是进军移动游戏市场的利器。

而对王哲来说,拿到触控的投资之后其做了一件事,就是把投资款很大一部分用于从“沃 phone”买断 Cocos2d-x 的知识产权,Cocos 开始不再有硬件厂商的艰巨历史包袱,专攻软件生态独立商业化运作,其后第一个支持的移动游戏产品就是未来引发行业轩然大波的《捕鱼达人》。

在 GameLook 看来,那个时点上 Cocos2d-x 是否真正当作开源引擎让游戏开发者广泛使用其实还留有不同选择,2012 年的《捕鱼达人》迅速在智能机市场实现了单月过 1000 万元的收入,步入 2013 年后更是不断创造新高、连续突破 3000 万、4000 万月收入,如果 Cocos2d-x 那个时候选择“闭源”仅供触控专用、或者变通一下向同行收费,其实没有人会有意见,毕竟技术的独占性可以让触控在游戏业务上领先同行至少 1 到 2 年,在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上时间是致命的,坚持 Cocos2d-x 开源等于牺牲了触控的利益。

但陈昊芝和王哲选择了继续开源,甚至要让更多中国游戏开发者注意到 Cocos2d-x 的跨平台开发优势。

王哲谈到当年这个商业选择很实诚,其表示“开源的 Cocos2d-x 引擎最初只有 10 万行代码,到 Cocos2d-x 之后、以及随着工具链的完善,我们自己加入了几百万行代码,这其中有社区很多开发者的贡献,变成一个收费的闭源商业引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对陈昊芝和王哲来说,两人最初携手看重的就是一款成功的全球性开源软件未来的无穷潜力,即使在巨浪滔天的移动游戏时代席卷而来的时候,两人也没有改变过初衷。这种纯洁的友谊、单纯的改变世界的理想,也为 Cocos 后来吸引顶尖程序员加入也带来了一定好处,比如初版 Cocos 引擎的阿根廷创始人 Ricardo Quesada 最后选择离开 Zynga 加入了 Cocos 团队成为首席架构师。

用王哲的原话来说:“这种级别的人才,谈钱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他们聚拢过来的原因是能够一起改变世界,有理想和信仰。”

而作为 Cocos 商业模式“架构师”的陈昊芝,2012 年、2013 年每个季度都开启了在微博上晒《捕鱼达人》业绩的节奏,换来了游戏圈同行和投资人的震惊、不解、以及对《捕鱼达人》背后 Cocos2d-x 引擎的注意力。每一次捕鱼收入的新高,都加速了国内手游程序员加入 Cocos2d-x 的阵营,陈昊芝亲力亲为在游戏圈传播着“捕鱼达人能做到 3、4000 万月收入、你也能做到”的心理暗示。

若干次下来,《捕鱼达人》成为了 Cocos 的化身、Cocos 一度就等于《捕鱼达人》,对这段往事陈昊芝回忆道:“《捕鱼达人》其实就是 Cocos 引擎的 Demo,只是很幸运这款游戏非常成功,当时运营商还问我是否收入存在问题、后面有人在 2014 年还在问我当初晒的收入是不是真的,其实这显现了一个问题,因为信息不对称、新浪潮出现时存在认知障碍,这有点像现在的区块链。”

GameLook 认为陈昊芝这话说的有点过分谦虚,当《捕鱼达人》一度成为国内收入最高的手机游戏、它早已不是 Demo、而是象征着一个移动新时代的到来。

浪潮袭来的时候,陈昊芝把赚来的真金白银义无反顾的投向了 Cocos,以及支持采用 Cocos 引擎开发的手游产品发行研发上,这其中就有《乱斗堂》《我叫 MT》《刀塔传奇》等游戏。而在陈昊芝和王哲的推广 Cocos2d-x 的规划中,还有一个固定动作,那就是每年都会举办 Cocos 开发者大会、其在现实世界中呈现了 Cocos 开发者们的真实模样。

王哲回忆了 2012 年 3 月底第一次 Cocos 开发者大会的景象,“第一次场面并不大也就 1、200 人,我上去讲了些段子说了几个笑话。”

王哲当时公布了 Cocos 生态的全貌,2012 年 3 月采用 Cocos 引擎的游戏为 251 款、下载量累计达到了 1 亿次,不过王哲并没有说这 1 亿下载中有 60%都是《捕鱼达人》创造的。陈昊芝则在现场公布《捕鱼达人》 2011 年收入为 1500 万元、DAU达到 450 万。随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步入 2012 年后千万已不再是捕鱼年收入、已上升为月收入。

在 Cocos 团队的苦心开发、以及陈昊芝卖力的全行业“自曝式推销”之后,中国游戏开发者第一次对一款国产开源游戏引擎建立起“迷之自信”、甚至成为“游戏老板们的成功信仰”,这种信仰甚至蔓延到了全国高校,学好 Cocos 竟然能有“学分”,就此 Cocos 开始有了程序员的生力军源源不断加入,2013 年开始,每个手游创业公司都希望高薪招聘到会使用 Cocos 游戏引擎的程序员,Cocos 人才变的极度稀缺。

某种意义上,Cocos 在 2013 年确认全行业认可后就已取得辉煌的成功了、因此现在把它当做一个初创公司并不合适,当全行业的成功寄托在这样一家公司建立的技术基础之上,Cocos 已成为了事实上的行业标准。但幸福来的太快、也带来了烦恼,陈昊芝、王哲本人都承认,手游创业大潮袭来之时,屡屡遭遇的是同行高薪挖 Cocos 的程序员,从未间断过,这被陈昊芝吐槽为“行业竞争无底线”。

在汹涌澎湃创业时代中,“吃水不忘挖井人”同行根本无法兑现,能为 Cocos 共享些新代码已经谢天谢地,这也演变成多年来带着感恩心态、国内游戏公司对 Cocos 的高度一致的赞美:“ Cocos 为中国游戏业做出了巨大牺牲、巨大贡献”。

无上光荣背后,是 Cocos 最高曾占据国产手游 70%引擎使用占有率,但这种成绩背后又有多少辛酸?GameLook 抛给昊芝、王哲一个问题:如果 Cocos 团队不在厦门、而在北上广深会怎样?

陈昊芝的回答是,厦门和成都是中国两个很特别的城市、能沉下心来做一些不一样的事。而王哲的回答是:“要在一线城市,早就被挖干净了,根本生存不下来。”


Cocos 的 7 年成长:机遇、对手、意外

如果要客观评价下 Cocos 引擎在游戏引擎市场的机会来自何处,GameLook 认为行业不能忘记的一件大事是 Adobe 放弃支持 Flash,这为 Cocos 提供了填补 Flash 所留下的巨大空间的机遇。

2013 年之前的游戏业发展史,Flash 是个不可回避的话题,基于网页游戏、社交游戏的全球爆发,Flash 其实在移动游戏崛起之前已成为众多开发者的选择,从 2D 到3D、从 PC 到移动,Adobe 公司为 Flash 规划了一条完美的技术升级路线,甚至在 Cocos 起步之前 Adobe 就已推出了 AIR(Adobe Integrated Runtime),并被很多进军移动游戏的开发者所采用。

Flash 命运的戛然而止源自已过世的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的一个重要决定:在 iphone 上抛弃 Flash、转向 Html5 标准。乔布斯的理由是 Flash 是一个商业公司标准、行业标准不应被商业公司垄断。

苹果的果断出手、以及 Flash 日渐式微,导致移动游戏市场出现了真正的技术真空。同时伴随着 Android 智能设备大爆发,跨平台成为了手游开发者的刚需,开发者把宝压给谁?这是个颇为纠结的问题。

Cocos 创业之初最大的对手本是 Flash,但对手意外的“未老先衰”,让 Cocos 的对手演变成从移动时代才起步的游戏引擎,以至于 GameLook 问王哲 Cocos 设定的对手是谁是,王哲的回答很出人意料:“ Cocos2d-x 最初的对手就是那个 10 万行代码的开源的 Cocos2d-iphone。”这很有趣,只要比原始版做的更好、就等于最好。

在具体技术路线上,Cocos 最初发展路径可谓像极了 Flash,陈昊芝也不否认这一点,其强调了“Runtime”在 Cocos 产品中持续定位。在产品形态上,Cocos 开源特征截然不同于 Flash、以及 Unity 等对手,相信即使乔布斯在世也会承认 Cocos 是一项非商业化公司垄断的标准。而有着开源的有点,开发者、硬件厂商对 Cocos 的信任也换来了普及的优势。

Cocos 的技术演进一个很鲜明的例子就是陈昊芝所称的“最成功的 Demo”:《捕鱼达人》,这个逻辑简单的不能再简单,Cocos 1.0 代表《捕鱼达人》,Cocos 2.0 代表《捕鱼达人 2》,Cocos 3.0 代表着《捕鱼达人 3》,捕鱼系列演示着这款游戏引擎技术上的不断升级,从最基础的引擎,到推出 Cocos Creator 一体化包含了框架、编辑器、插件商店的开发工具,从 2D 到 3D,以及中国开发者非常在意的引擎安卓兼容性和适配。

在引擎发展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关键性的选择就是编程语言,目前全球游戏开发者常用的编程语言主要有 C++、LUA、Python、JavaScript,2016 年,Cocos 减少了在原有优势 C++ 和 Lua 上的投入,押注 HTML5 和 JavaScript 技术。王哲回忆了当时的过程:“选择 JavaScript 团队内很多人和大量的开发者用户当时不太能理解、做这个决定顶住了很大压力。”

原因其实也很好理解,对于顶尖编程高手来说 JavaScript 这种脚本语言似乎档次不高,但 JavaScript 这种低门槛语言实际程序员使用占比却极高,根据 Stack Overflow 今年 1 月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JavaScript 受欢迎程度在程序员群体中达到了 69.8%、远超 Python 的 38.8%、以及 C++ 的 34.4%的欢迎程度。JavaScript 广泛的程序员受众,意味着开发商有着更多的人才供应,同时也带来了游戏产品项目开发成本的降低,这事实上是 Cocos 所做的最明智的选择。

这一系列的技术升级,带来的是开发者对 Cocos 信任的与日俱增,高峰期 Cocos 占据中国游戏开发市场 70%的引擎占比,但随着行业门槛的不断升级,逐步有游戏公司开始往 3D 游戏上转型,Cocos 迎来了一个真正像样的对手:Unity、甚至实力更为雄厚的 Unreal。

一场激烈的引擎技术拉锯战开始在 Cocos 与 Unity 之间上演,Cocos 拓展了 3D、Unity 则拓展 2D,但几年下来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在市场占有率上 Cocos 稳定在了 50%、而海外市场引擎占有率上 Cocos 稳定在 30%。

几年下来与对手的近距离搏杀,让王哲也明白了 Cocos 另一层面的价值:“一些开发商用 Cocos 赚到钱后、开始压重注转向 3D 项目,但他们马上升维到了与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厂竞争,最后败下阵来又折回 Cocos。目前市场上如果兜里只有几十万、几百万资金肯定是选择用 Cocos,如果用 Unity 起步就要 300 万研发资金,如果用 Unreal 得要 C++ 程序员投入 3000 万研发还不包括营销费。”

随着市场门槛的加高,国内游戏开发商已不再盲目迷信,发掘自身潜力、做好适合自己团队的产品才是正途,用 Cocos 投入上千万资金投入就能实现市面上最好的游戏品质,这是耗费几年游戏圈创业者才悟出的道理。

而在引擎未来方向选择上,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 Cocos 把宝押到了小游戏之上、而对手的 Unity 赌上了 VR,结果是 VR 短期没起来,小游戏却随着 Facebook、Google、微信等平台的力推成为了当前全球市场的热点,伴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崛起,Cocos 更进一步推出了区块链游戏引擎。这一系列选择,王哲把其归于运气、以及跟众多平台和硬件厂商前期的沟通,“很多平台要做的事我们之前先知道”。

而陈昊芝则认为 Cocos 最重要的不是带领趋势、而是顺应趋势。拿小游戏举例,Cocos 早在 2015 年就开始推动头条等平台推出基于 Runtime 的小游戏,“那个时候确实做的早了点”,而到了 2018 年这个趋势才真正落地。

在 Cocos 过去 7 年发展中,也出现了一些意外,比如开始有非游戏的开发者使用 Cocos,王哲表示:“比如一些电视机顶盒、盒子产品、波音飞机上的娱乐系统,那些界面、里面的游戏都是 Cocos 引擎开发的。在国内教育软件领域 Cocos 引擎的占有率比游戏还要高,达到了 90%。”这些非游戏的使用方式、原先 Cocos 并没在意,但王哲表示今后会加强对非游戏开发者的支持。

在过去 7 年中,Cocos 已成为全球游戏开发者游戏引擎的必选项之一,与第一届Cocos 开发者大会只有 1、200 人出席不同,每年的 Cocos 大会成为了数千开发者的节日,Cocos 除了支持全球上百万 Cocos 开发者之外,合作对象也变成了 ARM、intel、三星、腾讯、Facebook、Google 这样的全球巨头。

游戏行业已经习惯了 Cocos 的多年陪伴,但奇葩的是这家已被公认为行业标准的公司居然没赚到大钱,Cocos 成功、但还没有匹配这种市场占有率的商业成功。


慢热独角兽的未来、再出发

已发展了 7 年、已是事实上的独角兽,但收入兑现上却慢于 Cocos  的发展,对于这种现象,陈昊芝、王哲都把原因归于 Cocos 自身模式的“慢热”。

王哲自己做了一番对比:“我对比过成立 7 年时候的 Unity 的状态,那时候他们正在丹麦哥本哈根,也没赚到多少钱。相比之下,7 年的 Cocos 状态比那个时候的 Unity 要好的多。”

在王哲看来,慢是一种重要的积累方式,一个技术型公司的技术积累过程甚至与公司地理位置也有一定关联:“几个世界级大引擎的起家地点,都是类似的,远离喧嚣,才能完成初始的技术积累。Unity 在丹麦哥本哈根,不是英法德美这样的核心地带。Unreal,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 Cary。北卡相比于纽约和硅谷,本来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Cary 这个城市只是北卡排名第 7 的城市。2010 年整个城市只有 13 万人口。Unreal 总部的技术大牛们,下班后只能去湖边钓鱼玩了,这个城市就没其他什么娱乐,也没其他大公司了。”

作为 Cocos 商业化的舵手,陈昊芝体会可能更深,毕竟在 Cocos 独立融资之前、其已向 Cocos 砸进去了 3 亿的资金,无论何时来看,这都不是一笔小钱,这种投入值不值呢?

“商业化上 Cocos 确实与预期相比慢一些”,但陈昊芝毫不怀疑 Cocos 的模式,“开源软件上,可以看到今年 IBM 耗资 340 亿美元收购 Redhat(红帽 Linux)的案例,开源软件的积累周期更长,我从 1998 年就开始使用 Linux 系统,虽然几十年前 Linux 有很多不同版本,但为何 Redhat 最终脱颖而出,原因是 Redhat 定位很清晰就是服务企业,其有企业版 Linux、定制化的运行环境服务于各个行业、以及系统集成教育等等支持,这点来看 Cocos 跟 Redhat 业务上是很相似的,比如与手机硬核厂商合作的小游戏运行环境定制,开源软件要走到商业化需要达到足够高的市场占有率商业模式才能验证。”

对于深耕游戏市场的 Cocos 来说,一个明显的天花板是游戏市场自身的发展,2018 年的国内游戏业毫无疑问正身处多事之秋。但陈昊芝本人却非常乐观,“未来游戏市场在中国涨到一万亿收入规模都是有可能的”,原因是陈昊芝有着多次同行低估趋势的经历,正如当年很多人不敢相信捕鱼创造了数千万月收入的时候一样,“未来游戏业将从充值演变为交易”,这或许是为何陈昊芝敢说游戏业还有数倍增幅可能性的原因,这是他站在趋势上所做的判断。

对王哲而言,给出的理由相对更好理解,当 GameLook 问他游戏产业在产品开发上是否遇到瓶颈时,王哲给出了他观察到的现象:“用 Cocos 开发的游戏,最开始大家看到了休闲游戏《捕鱼达人》《开心消消乐》、之后有了卡牌游戏比如《我叫MT》成功,其后出现了《刀塔传奇》、后面又来了 MMO 爆发,MMO 之后呢出现了棋牌游戏的火爆,每一年似乎游戏品类都有不同。”在很多人认为游戏业到达瓶颈期的时候,每一次新品类的突破都能给游戏业带来惊喜,更进一步带动游戏业的成长,VR、AR、区块链也许就是下一个引爆游戏市场的“引信”。

对于 Cocos 商业化进程的判断,陈昊芝表示:“人是七年一个周期、商业是十年一个循环,对 Cocos 来说从过去开源收取一些技术付费的公司,到现在第一次各种硬件厂商、平台开始主动合作并能收取技术授权费,Cocos 变得无可替代,其形成了有效的商业循环、不再是一家纯技术公司。虽然过去我们很准的踩到了游戏、广告业务的点,但这是阶段性的成功、只是小成,未来十年将真正迎来大成。”

在 Cocos 过去 7 年的发展中,王哲也从最初的技术男成为了团队的管理层,“原先写代码、之后只做 review,后面兄弟们说让我放下代码、去解决业务和商业上的事,现在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我愿意为 Cocos 做任何事。”

一位有着技术抱负的年轻人放下所爱之事、转向管理和商业,王哲也一度踌躇过,但在中国科技行业、需要这样一批懂技术的人真正去做个人的牺牲,“如果不是技术出身的管理人员,可能不会像 Cocos 一样在新方向上投入这么大尝试这么多”,进军 HTML5、小游戏、区块链等等都是这种技术思维下的产物,而结果是成就了大批开发者。同时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国核心技术公司的开始显现出全民一致力挺的社会现象,“Cocos 做到事现在正是政府重点鼓励的”,陈昊芝不无自豪的说。

对于未来梦想,王哲表示:“Cocos 过去确实为全球游戏行业做出了一些贡献,我的梦想是希望 Cocos 未来能够成为一家受人欢迎、受人尊敬的企业,在商业上能够给员工和股东带来足够回报,希望 Cocos 是一家在社会价值上、商业价值上都是一家成功的企业。”

7年努力,Cocos 已迈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中国的技术独角兽终将在游戏人的关注下证明自己。